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55世纪

文章来源:zhanqunjishuduange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8 11:39:4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他从沉思冥想中清醒了过来,发现迪·康提尼-弗契斯主教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,比起现在的主人那双生气勃勃的圆眼睛,这双洞察一切的又大又黑的眼睛要危险得多。要装出这种沉思默想是毫无缘由,拉尔夫神父的机智还是绰绰有余的。他用同样敏锐的眼光望了他将来的主人一眼,随后淡淡一笑,耸了耸肩头,好象是在说,每个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偶或想一想并非大过。  使节阁下也是一个非常难以捉摸的人,他那双在茶杯金边上闪动的眼睛并不看克卢尼·达克大主教,而是盯在不久就要成为他的秘书的拉尔夫·德·布里克萨特神父。达克主教极其喜爱这位教士,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,但是使节阁下却不知道他本人对这样一个人将喜爱到何种程度。这两个爱尔兰-澳大利亚教士是那样身材高大,比他高得多,他得抬头才能看到他们的脸,这使他甚感不耐烦。德·布里克萨特神父的风度比他的上司更为完美无瑕:灵巧,毫无拘束,毕恭毕敬,但又坦率诚实,充满了幽默感。他怎样才能适应为一位完全不一样的主人工作呢?从意大利的教会人员中任命使节是通常的惯例,但是拉尔夫·德·布里克萨特神父对梵蒂冈兴趣甚大。由于他本人十分富有,不仅使他声名卓著(与一般的见解相反,他的上司既没有被授权从他那里拿到钱,他也不自动交出这笔钱),而且他单枪匹马地为自己在教廷里挣得了绵绣前程。因此,梵蒂冈决定,使节大人要任命德·布里克萨特神父为他的秘书,悉心考察这个年轻人,并确切判定他的为人。□ 作者——考琳·麦卡洛

  "什么?"帕迪声震屋宇地说道。2144游戏  "哪咱们还求什么呢,杰克?"鲍勃问他的弟弟。"你不中意吗?"  "我想,她是应该为我们出盘缠的。"菲固执地说道,这使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,因为她是不常发表意见的。"你干嘛仅仅凭着信上的诺言,就要放弃这里的生活而跑去给她干活儿呢?她以前从来没帮过我们一点忙,我信不过她。我就记得你说过,你从没见过象她那样的铁公鸡。帕迪,看来你毕竟不大了解她,你们俩的岁数差那么多,你还不到上学的年龄她就去了澳大利亚。"55世纪  于是梅吉被带到了案桌的旁边,她端着盆,他们往她的头上一杯一杯地倒着煤油,用那有腐蚀性的肥皂在她剩下的头发上搓洗着。在他们终于觉得满意了的时候,她那为了防止皂碱流进去而紧紧闭着的眼睛几字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她的脸上和头皮上起满了一排排小疮。弗兰克把掉在地上的卷发扫到了一张纸上,扔进了铜火炉里。然后把扫帚杵进一盘煤油中。他和菲也把自己的头发洗了,碱皂烧灼在皮肤上使他们喘不过气来。接着弗兰克拿出了一个桶,用洗羊药水刷洗厨房的地板。

55世纪  "是的,好多地方都像爱尔兰;有和爱尔兰一样美丽的绿草。不过,比爱尔兰荒僻一些,开垦的程度也远远不如爱尔兰。"帕迪答道。他非常喜欢拉尔夫神父。  在这之前,她并不愿意使用拉尔夫神父本人的坐骑,但是此后,她改变了做法,廊中的这两头牲口都有机会去消化掉它们吃下的燕麦子。  "你吓了我一跳。"他猛地说道。

  板条筐从悉尼运到后,屋子里就摆上了那些书籍、磁器和小摆设;它显得亲切得多了。客厅里放满了菲的家具,一切都渐次安顿妥当。帕迪和那几个比斯图尔特年龄大的孩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,和玛丽·卡森没有辞退的两个牧工呆在一起,向他们讨教新南威尔士西北部的绵羊与新西兰绵羊之间的诸多差别。菲、梅吉和斯图尔特发现,住在德罗海达牧工头的住宅里和在新西兰操持家务大不一样。这里有一种默契,即他们决不去打搅玛丽·卡森本人,但是,她的女管家和女仆们却很热心地来帮这里女人们的忙,就像她的牧工热心地帮那些男人的忙一样。  很久以前的那场洪水过去之后,这里依然有草,但是草长得很细、这是不吉利的。日复一日,天气总是阴沉沉的,江线昏暗,可就是不下雨。呼啸的风刮过牧场,天好像刚刚要下雨。它就旋转着把大片棕色的尘土刮到天上。让人误以为是漫天水气,空受折磨。风吹起来的一团一团的尘土看上去活像是积雨云。  尽管暑热炎炎,梅吉还是乐意呆在外面的牧场上,骑着那匹栗色牝马在咩咩叫着的羊群后面溜达。一群狗都躺在地上,伸出舌头,让人误以为它们心不在焉,只要有一只羊窜出紧紧地挤在一起的羊群,离得最近的一条狗便会如离弦之箭一般飞跑过去,用尖利的牙齿咬那不幸的逃跑者。55世纪




(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